這里寫上圖片的說明文字(前臺顯示)

1920_300px;

職業教育政策利好頻出 職教龍頭迎新機會

來源:新浪財經    作者:    時間:2021-8-10

今年以來,隨著國家對教培行業強監管政策的出臺,教育行業站上了風口浪尖。教育監管部門加大了對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的監管,令學科類培訓及在線教育迅速降溫。

7月2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再度引發K12學科類培訓大變革。

然而,不同于受到重創的K12學科教育,職業教育行業政策利好頻出。今年5月《民促法》歷經數次修訂后最終落地,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也已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職業教育提升到與普通教育同樣重要的地位。

教培行業亟需轉型,而素質教育、職業教育培訓或成為教育行業未來主要方向。目前,職業教育市場集中度較低,行業和就業崗位的多元性導致職業培訓需求賽道多樣,在就業壓力、用人需求以及國家發展戰略的大方向下,品牌、管理能力壁壘深厚的職教行業龍頭或將迎來發展的“黃金期”。

職業教育政策利好持續釋放

今年四月初以來,教育行業的頂格處罰不斷上演。6月,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正式成立,意味著教培行業迎來常態化監管。7月北京市又率先提出,將由各區教委組織面向小學的暑期托管服務,以期抑制校外 補習,推動教育減負、教育公平化。

7月24日,“雙減”政策落地更是宣告學科類培訓機構進入漫長的轉型調整期,《意見》明確,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組織學科類培訓;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各地不再審批義務教育階段新學科類教育培訓機構,已獲批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線上學科類機構改為審批制。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的強監管更多是針對學科教育和K12課外教培機構,素質類和成人職業類的培訓機構并未受影響,比如民辦職業學校、技能培訓、藝體教育等培訓機構仍可正常開展業務。

實際上,不同于受到重創的K12學科教育,近年來,國家對職業教育的鼓勵和支持不斷加碼,職業教育行業政策利好頻出。

今年4月13日,在全國職業教育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優化職業教育類型定位,推動職普融通,打破職業教育的專科“天花板”,鼓勵舉辦本科層次職業教育。此外,隨著今年5月民促法實施條例正式落地,職業教育迎來了重大利好,國家鼓勵企業以獨資、合資、合作等方式依法舉辦或者參與舉辦實施職業教育的民辦學校。另外,《實施條例》中提到營利性民辦學校發展基金提取比例從25%降至10%,民辦學校利潤分配彈性增加。

國信證券分析師認為,民辦職業教育是教育領域目前確定享受政策紅利的細分領域。去年9月,國務院就批復同意了《深化北京市新一輪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建設國家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示范區工作方案》,鼓勵外商投資成人類教育培訓機構,支持外商投資舉辦經營性職業技能培訓機構,顯示了國家對民辦職業教育行業發展的指導預期,鼓勵社會力量參與職業教育辦學主基調不斷明確。

近期,職業教育的相關政策利好還在不斷釋放。6月7日,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也已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草案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職業教育的的戰略地位得到提高。7月8日,《關于貫徹實施契稅法若干事項執行口徑的公告》明確了經相關部門批準成立的實施學歷教育的職業教育學校以及技工院校等免征契稅。

職教市場迎新增量

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重點領域的技能型人才缺口超過1900萬,2025年預計將至3000萬。在突出就業導向、緩解就業結構性矛盾和促進就業質量提升的政策趨勢下,職業教育受重視程度不斷增強。

而對職業教育公司而言,職普比落地、五五分流的情況下,實際上擴大了職業教育的分流比例,分流到民辦職教學校的生源或將更大,職業教育招生市場更為廣闊。

在2020年5月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更是設立了今明兩年給予 3500 萬人次技能培訓的目標,此前2019年技能培訓1500萬人次以上。2021 年,人社部將發放 1000 萬張職業培訓券,以進一步幫助、鼓勵勞動者提升職業技能,有助于建立職業培訓的習慣,提升未來滲透率。

去年《政府工作報告》同時設定了高職院校擴招200萬人的目標,2019年高職院校已大規模擴招100萬人,高職擴招和職業技能補貼將提高高職院校培訓規模,高等教育的不確定性也有所降低。

此外,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明確規定,國家建立健全職業學校教育和職業培訓并重,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互融通,初級、中級、高級職業教育有效貫通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隨著職業教育止步于專科層次的“天花板”被打破,職業教育學生也可考取大學,職教行業出現了職業學校高考班這一新賽道空間,帶來了職業教育學歷提升的新增量市場。

職教龍頭順勢而為贏發展

今年6月30日,人社部印發《“技能中國行動”實施方案》,在“十四五”期間組織實施“技能中國行動”,以培養高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為先導,帶動技能人才發展。

國家經濟結構轉變帶來了人才需求轉變,當前人才市場供需失衡,教育供給和產業需求還未形成產教良性互動的格局,未來5年,新職業的人才需求規模龐大,高技能人才缺口近千萬,這為職業教育賽道帶來了結構性的機會。

2018年中國職業教育市場整體規模已超過5000億元,隨著疫后經濟恢復和對職業教育利好的政策出臺,據德勤中國測算,到2023年,學歷職教市場規模將接近3000億元,非學歷職教市場規模可能超過6000億元,將形成近萬億市場規模。

在政策紅利以及數字化社會對新型職業人才的需求下,今年職業教育賽道受到更多關注。今年上半年,職業教育賽道融資額累計融資22筆,創下了高達62億元的歷史新高,同比增長36%。多家K12教育機構也新增了職業教育業務。

目前行業和就業崗位的多元性的特點導致職業培訓需求多樣,賽道多且細,行業格局分散。但各細分賽道已出現優勢龍頭企業,教育口碑、品牌就業率和運營經驗均會使龍頭獲得更加集中的實力,從而有更多的發展空間和更快的發展速度。隨著市場和業務擴大,行業集中度得到提升的職業教育板塊必將出現千億市值的龍頭企業。

行業資深龍頭的管理水平與院校經驗強,短期百花爭鳴不改長期價值回歸。在就業壓力、用人需求以及國家發展戰略的大方向下,職教行業龍頭爭霸的“黃金時期”值得期待。

今年以來,隨著國家對教培行業強監管政策的出臺,教育行業站上了風口浪尖。教育監管部門加大了對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的監管,令學科類培訓及在線教育迅速降溫。

7月2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再度引發K12學科類培訓大變革。

然而,不同于受到重創的K12學科教育,職業教育行業政策利好頻出。今年5月《民促法》歷經數次修訂后最終落地,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也已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職業教育提升到與普通教育同樣重要的地位。

教培行業亟需轉型,而素質教育、職業教育培訓或成為教育行業未來主要方向。目前,職業教育市場集中度較低,行業和就業崗位的多元性導致職業培訓需求賽道多樣,在就業壓力、用人需求以及國家發展戰略的大方向下,品牌、管理能力壁壘深厚的職教行業龍頭或將迎來發展的“黃金期”。

職業教育政策利好持續釋放

今年四月初以來,教育行業的頂格處罰不斷上演。6月,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正式成立,意味著教培行業迎來常態化監管。7月北京市又率先提出,將由各區教委組織面向小學的暑期托管服務,以期抑制校外 補習,推動教育減負、教育公平化。

7月24日,“雙減”政策落地更是宣告學科類培訓機構進入漫長的轉型調整期,《意見》明確,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組織學科類培訓;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各地不再審批義務教育階段新學科類教育培訓機構,已獲批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線上學科類機構改為審批制。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的強監管更多是針對學科教育和K12課外教培機構,素質類和成人職業類的培訓機構并未受影響,比如民辦職業學校、技能培訓、藝體教育等培訓機構仍可正常開展業務。

實際上,不同于受到重創的K12學科教育,近年來,國家對職業教育的鼓勵和支持不斷加碼,職業教育行業政策利好頻出。

今年4月13日,在全國職業教育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優化職業教育類型定位,推動職普融通,打破職業教育的專科“天花板”,鼓勵舉辦本科層次職業教育。此外,隨著今年5月民促法實施條例正式落地,職業教育迎來了重大利好,國家鼓勵企業以獨資、合資、合作等方式依法舉辦或者參與舉辦實施職業教育的民辦學校。另外,《實施條例》中提到營利性民辦學校發展基金提取比例從25%降至10%,民辦學校利潤分配彈性增加。

國信證券分析師認為,民辦職業教育是教育領域目前確定享受政策紅利的細分領域。去年9月,國務院就批復同意了《深化北京市新一輪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建設國家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示范區工作方案》,鼓勵外商投資成人類教育培訓機構,支持外商投資舉辦經營性職業技能培訓機構,顯示了國家對民辦職業教育行業發展的指導預期,鼓勵社會力量參與職業教育辦學主基調不斷明確。

近期,職業教育的相關政策利好還在不斷釋放。6月7日,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也已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草案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職業教育的的戰略地位得到提高。7月8日,《關于貫徹實施契稅法若干事項執行口徑的公告》明確了經相關部門批準成立的實施學歷教育的職業教育學校以及技工院校等免征契稅。

職教市場迎新增量

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重點領域的技能型人才缺口超過1900萬,2025年預計將至3000萬。在突出就業導向、緩解就業結構性矛盾和促進就業質量提升的政策趨勢下,職業教育受重視程度不斷增強。

而對職業教育公司而言,職普比落地、五五分流的情況下,實際上擴大了職業教育的分流比例,分流到民辦職教學校的生源或將更大,職業教育招生市場更為廣闊。

在2020年5月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更是設立了今明兩年給予 3500 萬人次技能培訓的目標,此前2019年技能培訓1500萬人次以上。2021 年,人社部將發放 1000 萬張職業培訓券,以進一步幫助、鼓勵勞動者提升職業技能,有助于建立職業培訓的習慣,提升未來滲透率。

去年《政府工作報告》同時設定了高職院校擴招200萬人的目標,2019年高職院校已大規模擴招100萬人,高職擴招和職業技能補貼將提高高職院校培訓規模,高等教育的不確定性也有所降低。

此外,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明確規定,國家建立健全職業學校教育和職業培訓并重,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互融通,初級、中級、高級職業教育有效貫通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隨著職業教育止步于專科層次的“天花板”被打破,職業教育學生也可考取大學,職教行業出現了職業學校高考班這一新賽道空間,帶來了職業教育學歷提升的新增量市場。

職教龍頭順勢而為贏發展

今年6月30日,人社部印發《“技能中國行動”實施方案》,在“十四五”期間組織實施“技能中國行動”,以培養高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為先導,帶動技能人才發展。

國家經濟結構轉變帶來了人才需求轉變,當前人才市場供需失衡,教育供給和產業需求還未形成產教良性互動的格局,未來5年,新職業的人才需求規模龐大,高技能人才缺口近千萬,這為職業教育賽道帶來了結構性的機會。

2018年中國職業教育市場整體規模已超過5000億元,隨著疫后經濟恢復和對職業教育利好的政策出臺,據德勤中國測算,到2023年,學歷職教市場規模將接近3000億元,非學歷職教市場規模可能超過6000億元,將形成近萬億市場規模。

在政策紅利以及數字化社會對新型職業人才的需求下,今年職業教育賽道受到更多關注。今年上半年,職業教育賽道融資額累計融資22筆,創下了高達62億元的歷史新高,同比增長36%。多家K12教育機構也新增了職業教育業務。

目前行業和就業崗位的多元性的特點導致職業培訓需求多樣,賽道多且細,行業格局分散。但各細分賽道已出現優勢龍頭企業,教育口碑、品牌就業率和運營經驗均會使龍頭獲得更加集中的實力,從而有更多的發展空間和更快的發展速度。隨著市場和業務擴大,行業集中度得到提升的職業教育板塊必將出現千億市值的龍頭企業。

行業資深龍頭的管理水平與院校經驗強,短期百花爭鳴不改長期價值回歸。在就業壓力、用人需求以及國家發展戰略的大方向下,職教行業龍頭爭霸的“黃金時期”值得期待。


上篇:

下篇:

Copyrights © 201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甘肅萬華實業集團有限公司
隴ICP備10001270號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icon 甘公網安備 62010302000354號
友情鏈接
icon
100_100px;
秋葵视频色版_秋葵视频网站_秋葵视频污_秋葵视频污版下载